南凰有道
南凰有道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第四章 贵上加贵

“你就是林一清?

林一清听他问得奇怪,难道不是来吃饭的,来找我的?不过脸上依旧笑的是满满的和气生财:“在下林一清,算是这里的管事的,不知两位如何称呼?“

“把你们这里招牌菜只管端上来,再上一坛酒来.“

背对着他而坐的那人转过身道,林一清一愣,那人眉头一蹙,林一清知道自己有些失态,心里默念了几遍我什么人没见过,才开口道:“两位稍等.“

在门外,伙计悄声问道:“老板,怎么安排?“

林一清向他的脑门敲了一下:“这还不简单,自然是越贵越好,不过再加几个家常的就是了.“

虽然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但也挡不住自己那颗爱财之心呐!

伙计暗暗竖起拇指来,不愧是老板,今天遇上了贵客,当然要贵的了.

林一清笑眯眯地看着伙计们把菜一一端上桌来,她也算是煞费苦心,后厨师傅都拿出了看家本领,看这满桌子的菜,真是三畜六禽,水陆并举,天上飞的,地上跑的都有了,这下贵客该满意了吧,林一清暗暗地观察着那人的反应.

“二位请慢用,稍后还有.“

“这么多的菜看起来的确丰盛,既然是特色菜,还请老板讲讲特色才好.“那人开口道.

“只要客人们吃得满意......“林一清话还没说完,那人却不动筷,他身边的那个少年拿起筷子想替他夹菜却被他抬手止住了,

“满意嘛,“他抬眼在桌子上扫过,下巴一点。

“先说这盘红烧肉,看起来红而泛紫,不是太过就是糖放多了,“伸出筷子点了点,“看来是烧过了,火太紧了,你家师傅是个急性子.“

林一清看他一脸嫌弃,忙将红烧肉撤下,端起另一盘道:“您请用这道菜.“

“鸡蛋雀舌,不够鲜嫩,还得再蒸一炷香的功夫才够,怎么这会倒是心不急了.“他皱了皱眉头,收起筷子.

“牛舌鹿筋汤太淡,筋太劲,还得多泡一天“

不匀不齐,不香不腻,他摇摇头,似乎连筷子都懒得动,

林一清不由不佩服,这是什么人眼光如此锐利口味如此叼专,言语如此犀利,关键是记性如此只好,自己以前得罪他的事,会不会记在心里可惜不及我几年前在道观里的那次

“这是野味,您尝尝.“林一清又端起另一盘来,

“煨麻雀,野味虽鲜,可惜肉太少,““摇了摇头,又夹起旁边的一个鱼圆,“搅得太松了,不紧失了弹性.“

“既然这样,换个口味,不知甜品如何?”

“白云片,薄如纸,屑如飞,失了风雅.“

林一清忙端起另一盘:“这个三层玉带糕.....“

“色白如雪糯而不腻,只是没凉透就切,块带丝了.“

林一清只好垂头丧气地放下.

“这道松鼠鲑鱼看起来倒很可口,偏用个红釉瓷盘来盛,这摆明是来道人胃口的.“看起来连筷子都懒得动了,旁边的少年扑哧笑了出来,林一清陪笑陪得脸都木了,任你是尊弥勒佛也架不住他这番毒舌呀,看来这顿饭钱可不是那么容易挣的.

“这是什么?“

林一清心里一喜,脸上重新装上笑来,总算有能入您老法眼的啦,急忙把菜端了过去,“这叫赛螃蟹,可是东海边的名菜.“

“赛螃蟹?名字不对,太俗!就像美人穿错了衣服,西子都变嫫母了.“这下连看都懒得看了,林一清只好放下盘子讪讪一笑.

“您看这盘金珍鸭掌呢?“

“这盘搭配的倒是清鲜得体,可食器太夺目了,反倒反客为主,把盛的菜给比了下去.“

“要不,您喝口汤?“

“这鱼翅鲜笋汤,汤太少,倒不如把鱼翅单拣出来.“

“这道菜名取得虽美可惜不合我今天的心情,反而让人失去品尝的兴趣,可谓画蛇添足,因小失大。

“看来公子病的不轻,可惜这里没药,要不您老还是先喝口茶,开开胃吧.“林一清语气里带着讽刺的不满,我这是得罪了哪路的神仙啊,就算你有神仙的美貌,我也没有这菩萨的耐心,这人到底是谁,眼光如此锐利,口味如此叼专,言语如此犀利,这几百两银子的大宴别说适口充肠了,依着他说来竟连吃都不能吃了.

他摇摇头:“都说酒头茶尾,这茶还没泡出味呢.再说龙井虽好,那是读书听曲时喝得,饭后还的是乌龙普洱才能去去肠气?!?/p>

林一清心里不由的来了气,脸上却还挂着笑道:“可惜少了一道凉拌蒲公英,那才是鲜嫩可口,清热解毒最适合客官你这样没有食欲的,对着满桌子珍馐都动不了筷子,眼馋肚饱的人,对了,还可以治尿床呢.“

最后一句惹得旁边少年扑哧笑了出来,那人微微向后仰坐在椅子上,似笑非笑道地看了她一眼,脸色淡淡的看不出什么表情来,。

林一清被他这轻轻一撇,心里莫名地一紧,脑子有些混乱,突然很想一个人静一静,语气不善道:“我看这屋里不光一桌子菜入不得你的口,诸般器具陈设入也是不得你的眼,这屋子更不是两位尊客待的地方,还请两位尊客去别家吃饭吧,今天鼎云楼是满不了两位客官的意了.“

这明显就是逐客令了,那人置若未闻,看着林一清,忽然弯了弯眼睛,看到她身边摆在一旁的用来熏屋子的果盘,慢慢走了过去,伸手从里面拿起一个香橼来,放到嘴边嗅了一下,轻笑道:“气味芬芳,清香袭人,如你所说,对我这脾胃不和的人倒是很有缘分.“

他这分明是语意双关,香橼本来就是带有缘分的意思。

看他那近在眼前的一笑,林一清脸上蓦地一热,幸亏带着面具呢,眼睛却不由自主避开,心里暗想,遇上你这种人哪里是缘分明就是劫,别是来吃大户的,罢了,最多赔些酒钱。自己一心想赶紧将人打发走,那人却不依不饶,竟欺身低下头来,“林公子,你的痣掉下来了?!暗统恋纳粼诙呦炱?,林一清吓得差点跳了起来,忙用手摸了摸下巴,鼓鼓地硬硬地还是紧紧贴在原处,幸好还在,她本来暗自松了一口气,没等这口气上来,整个人便立刻僵住了,他怎么知道这颗痣会掉?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