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保安俏总裁
逍遥保安俏总裁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6 变故

正想着,江思甜却拿着注射器慢慢的向着叶寒走来,一脸郑重的说:“你,赶紧把内裤脱下来,我看看到底伤成什么样子,怎么会肿这么大!”

“不不不!”

叶寒连忙摆手,说:“这不能脱!”

可此时,江思甜的职业道德却是异常的膨胀,满脸的严肃,说:“都这个时候了,你怎么还不好意思了啊,我是护士,你是病人,有什么好害羞的,快,脱下来!”

“不行啊,妹子,你听我解释!”

江思甜却完全没有听叶寒解释的意思,三步两步直接跑到了叶寒的身边,猛地伸手,直接抓住了叶寒的内裤。

见状,叶寒甚至来不及解释,连忙双手抓住内裤,拼命的摇头。

偏偏如此状况下,小叶寒完全没有安分下来的意思,甚至越发的膨胀。

见状,江思甜顿时瞪大了眼睛,说:“不行,你一定要脱,你看都肿成什么样子了?!?/p>

话音落,猛地用力。

叶寒也是用力,两种力量的撕扯下,内裤顿时不堪重负,刺啦一声,直接撕裂,露出了一个巨大的口子。

空气在一瞬间安静了下来,小叶寒终于有了空间,高傲的昂着头。

江思甜只是单纯,她不是傻,等看清了真相,一瞬间,双目瞪得巨大,紧接着,满脸的红晕。

“??!”

刺耳的尖叫声,顿时充斥在病房中。

“怎么了?”

刚刚的刘医生去而复返,当看见眼前的一幕的时候,却是干咳两声,猛地转身,说:“江护士,叶先生,就算你们二位一见钟情,也要注意点影响吧,下次,记得把门关上?!?/p>

说着,连忙关上了门,一溜烟跑了。

房间里,两个人对视,良久,江思甜反应过来,连忙闭上双眼,后退一步,说:“你你你,赶紧把裤子穿上!”

“哦,哦!”

叶寒连忙点头,飞快的穿上了裤子,直到这个时候,江思甜才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看了叶寒一眼后连忙低头,满脸的红晕,说:“你你你,你怎么不早说!”

叶寒苦笑,说:“我说了啊,你不听,我也没有办法啊,那现在,包扎还要继续吗?”

问出这句话后,叶寒就觉得多余,怎么可能继续啊。

可江思甜的回答却让叶寒重新认识了这个世界。

此时,江思甜俏脸微红,居然点了点头。

这,是寒哥的春天要来了吗?

沉默良久,江思甜想到了什么一样,脸上再次露出一抹红晕,说:“呃,那个,我记得你屁股上好像有伤口,你还是把裤子脱下来吧?!?/p>

“噗!”

叶寒一脸沉默,欲哭无泪的看着江思甜,说:“美女,能不能不要玩我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江思甜的脸上也满是尴尬,想了很久,才说:“对不起,对不起,我这个人太马虎了,你不要怪我?!?/p>

叶寒无奈的摆了摆手,说:“算了,后面的伤口我自己处理吧,你先帮我包扎其他地方的伤口就好?!?/p>

闻言,江思甜终于不再提出异议,点了点头,说:“我先帮你清理一下伤口吧?!?/p>

叶寒点头,只见江思甜慢慢的走到了一旁的暖瓶边,随手拿起了一旁的纸巾,将暖瓶里的热水倒出了一点,紧接着邹傲了叶寒的身边,说:“忍着点啊?!?/p>

“哦?!?/p>

叶寒还没来得及反应,江思甜直接将纸巾按到了叶寒的伤口上。

顿时,热水所带来的强烈灼伤感猛地浸入了伤口,叶寒瞬间瞪大了眼睛,紧接着,猛地惨叫一声。

“嗷!”

声音中,叶寒一蹦三尺多高,江思甜吓得猛地后退,等叶寒后退的时候,却一个不小心踩到了注射器上,脚步顿时一个踉跄,紧接着,狠狠摔倒。

视线中,刚刚江思甜放到地上的暖瓶越发的靠近。

叶寒此时的心理阴影面积无限加大,终于。

“扑通!”

“砰!”

两个声音猛地响起,暖瓶在叶寒的撞击下顿时倒地,满瓶子的热水直接流淌而出,洒满了叶寒的身体。

“嗷!”

难言的疼痛感猛地袭来,叶寒的皮肤顿时变成了鲜红色。

“好痛!”

巨大的声音充斥在整个病房,此时的江思甜,已经是手足无措。

叶寒满地打滚,烫伤感几乎要了他的小命,大喊着:“救,救命??!凉水,凉水!”

“哦,哦!”

江思甜连忙答应一声,猛地冲进了一旁的卫生间,直接抓起一个盆,打开水龙头,完全没有注意到落到盆里的水依旧冒着热气。

接满后,江思甜根本来不及多想,飞快的跑到病房里,端着盆就要把盆里的热水倒到叶寒的身上。

江思甜没有注意,叶寒可是注意到了啊,瞬间双目瞪得巨大,连忙伸手,说:“不要!”

可是此时,显然已经来不及了,一整盆热水疯狂的浇灌在叶寒这一株还没来得及成长的幼苗身上。

其结果,可想而知。

“嗷!”

整个医院都充斥着叶寒的痛呼声。

此时,时间已经将近傍晚。

叶寒身体颤抖,皮肤通红的躺在床上,院方的领导站在病房中,一脸的歉意,江思甜则是站在病房的角落,嘟着嘴,满脸的委屈。

刘医生猛地转身,怒视江思甜,说:“你这是什么表情,怎么?你还委屈上了,你看看你给人家叶先生都烫成什么样了?”

江思甜紧紧的抿着嘴,都快哭出来了。

刘医生张嘴,正想说什么,却只见病床上的叶寒无力的摆了摆手,说:“刘医生吧,行了,您也别怪这个小护士了,我也有责任,是我的错,我今天就不该进这家医院?!?/p>

刘医生连忙上前,说:“叶先生,您就别维护这个丫头了,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对她做出最严厉的处罚的,而您身上的伤势,我们也会为您安排最好的专家,给您治疗,同时,我们也会对您进行补偿的?!?/p>

叶寒苦笑着摆了摆手,说:“补偿什么的,以后再说吧,至于处罚,就算了,都不容易,刘医生,能让我和这个小护士说几句话吗?”

刘医生一愣,随即点头,转身看着江思甜,满脸怒意的说:“过来!”

江思甜踏着小碎步,一脸委屈的走了过来。

“哼!”

刘医生冷哼一声,说:“你看看你,做的什么啊都,还好叶先生宽宏大量,哼?!?/p>

冷哼声中,刘医生转身走出了病房,顺便关上了房门。

叶寒苦笑着看着江思甜,无奈的叹了口气,说:“你就别委屈了,我都没委屈?!?/p>

“呜呜呜?!?/p>

话音落,江思甜突然哭了,泪水疯狂的涌动,泪珠狠狠的砸在地上。

见状,叶寒顿时蒙了,都说眼泪是女人最大的武器,此时,无疑,叶寒已经被江思甜的武器击败了。

此时的叶寒,手足无措一样,连忙从床上坐起来,说:“别,别哭啊,你看,我什么事都没有?!?/p>

说着,叶寒还强忍着疼痛亮了亮肌肉。

江思甜泪眼朦胧的看着叶寒龇牙咧嘴的样子,哭的却是更大声了,猛地上前,直接趴在了叶寒的怀里。

“哇!”

巨大的哭声震动了整个房间,突然的接触碰到了叶寒身上的伤口,又是一阵龇牙咧嘴,但此时,他只能受着,面前这位,很可能就是上天派来惩罚他的。

哭了很久,江思甜才慢慢的从叶寒的怀里爬起来,满脸红晕的看了叶寒一眼,连忙低头,说:“对,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的医药费,我会出的?!?/p>

“咳咳?!?/p>

叶寒干咳两声,苦笑连连,说:“医药费什么的,都是小事,只要你不哭了,就成,真的?!?/p>

“噗呲?!?/p>

看着叶寒手足无措的样子,江思甜突然破涕为笑,娇俏的模样异常的动人。

叶寒一时间有些呆住了,这才是女神真正的样子啊。

想着,叶寒连忙摇了摇头,再次干咳两声,说:“今天的事,咱们就此揭过,我劝你一句哈,你真的不适合做护士,真的?!?/p>

江思甜的脸上顿时满是红晕,慢慢的点了点头,说:“可是我不做护士,还能做什么???”

“呃?!?/p>

叶寒一愣,满脸无奈。

“嘻嘻?!?/p>

江思甜笑笑,脸上闪过两个甜甜的酒窝,说:“逗你玩的啦,正式认识一下,我叫江思甜?!?/p>

说着,江思甜伸出了手。

叶寒突然觉得面前这个大大咧咧的小姑娘真的很不错,至少,她什么坏心眼都没有。

可是一看到自己这通红的肌肤,叶寒就忍不住一阵吐槽,算了,可能他今天翻了太岁了。

将这些无关紧要的想法甩出脑袋后,叶寒笑了笑,伸手捏住了江思甜柔弱无骨的小手,笑了笑说:“我叫叶寒?!?/p>

长了这么大,叶寒第一次在医院度过一晚,期间,母亲的电话打来的好几次,叶寒无奈,只得说出了实情。

听闻叶寒受伤,母亲非要连夜赶到医院,还好叶寒及时制止,最终,同意了母亲白天再赶来的请求。

这一夜,过的可谓是无比的扎心,在江思甜的悉心照料下,叶寒身上的伤势难免又恶化了一些,好在后半夜江思甜困得不行,终于在叶寒的劝说下离开了病房。

直到此时,叶寒才慢慢睡去。

梦中,仿佛置身火炉,浑身上下燥热无比,那种从未有过的感觉让叶寒几乎看到了地狱的大门。

不过这一夜终究是过去了,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满了这个病房的时候,叶寒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满脸的惊讶。

身上的伤势居然在一夜之间变得完好无损,甚至就连烫伤,也彻底的消失了。

医生得知赶来的时候,也是一脸的震撼,甚至有几个,眼神中带着狂热,此时,叶寒感觉他们看向他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只小白鼠。

基于这种可怖的目光,叶寒知道,如果他依旧在这个医院待下去的话,说不定等晚上熟睡的时候,就会被某个丧心病狂的医生拉去实验室解剖。

婉拒了医院的再三挽留,叶寒在没有找到江思甜的情况下直接离开了医院。

出了医院才想起母亲还说要来,叶寒连忙掏出手机,可是却悲催的发现,手机,没电了。

“算了,回去告诉她吧?!?/p>

无奈的摇了摇头,叶寒径直离开了医院。

清晨的街道上,来往的车子依旧多的吓人,时不时的,还有几辆不要命的超速车,飞快的路过信号灯,让叶寒为街上的行人捏了把汗。

很快,叶寒走到了一个交叉路口,却恰好见到了街对面等红灯的母亲。

叶寒连忙笑着招了招手,见到叶寒毫发无伤,母亲松了口气,正在此时,红灯终于变绿,母亲连忙向着叶寒的方向走来。

叶寒松了口气,可就在他向着母亲的方向走去的时候,变故突生。

一辆暗红色的跑车飞快的开来,速度不快,却依旧惊心动魄。

叶寒瞬间瞪大了眼睛,甚至来不及惊呼,就看见跑车已经开到了母亲的身边。

“小心!”

声音巨大,母亲的笑容依旧停留在脸上,可是此时跑车却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车身和母亲瞬间接触。

“砰!”

声音不大,但是此刻叶寒的脑海中却是轰然巨响。

“扑通?!?/p>

母亲重重倒地,可那辆暗红色的车子却只是停了一下,甚至车上的人都没有露面,直接离开。

见状,叶寒已经是怒不可遏,但现在,现在母亲的身体更加要紧,猛地,叶寒冲到了母亲的身边,直接扶起了母亲,双目赤红,说:“妈,你怎么样了,没事吧?”

母亲神色疲惫,身上的伤口触目惊心,可此时,依旧在笑着,说:“妈没事,你没事就好?!?/p>

母亲此时的声音异常的虚弱,话音堪堪落下,就已经缓缓的闭上了双目。

周围,瞬间围上了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群,指指点点的,议论纷纷。

充斥在叶寒内心的,是浓郁的愤怒,猛地抬头,怒吼着:“你们他妈的看什么!救护车,救护车??!”

巨大的声音带着无限的愤怒以及浓郁的担忧,周围的人群指点不定,脸上露出的,是或疑惑,或鄙夷的神情。

一种无法抑制的悲哀从叶寒的身体里疯狂的涌动,此刻,叶寒根本来不及顾及其他,连忙抱起母亲,飞快的向着最近的医院赶去。

“医生,医生!”

巨大的声音充斥在楼道中,远处的护士满目的鄙夷,冷冷的说:“喊什么喊,这里是医院,不知道安静一点吗?”

叶寒猛地上前,突然伸手,狠狠的抓住了护士的衣领,怒声说:“你他妈看不见我手里的病人吗?医生呢!快救人!”

护士被叶寒此时的疯狂吓得不行,连忙挣脱叶寒的控制,正想说什么,医生从远处赶来,飞快的从叶寒的手中接过母亲的身体,放到病床上后,连忙向着急诊室跑去。

叶寒则是跟在了医生的后面,急救室手术中的红灯猛地亮起,而叶寒则被隔在了门外。

“扑通?!?/p>

叶寒重重的坐在了医院的长椅上,双目赤红,此时的他,感觉到了浓浓的无助。

母亲临昏迷前依旧慈祥的眼神在他的脑海中不住的闪现,他不知道,如果失去母亲,他以后的日子将怎么去坚持。

但当想到那辆肇事逃逸的车子的时候,叶寒则是无比的愤怒。

等等!

那辆车子,似乎在哪里见过。

良久,叶寒双目赤红,恶狠狠的吐出了三个字:“王雨诺?!?/p>

“阿嚏?!?/p>

车子上,王雨诺狠狠的打了个电话,紧接着,面无表情的拨通了一个电话,说:“陈律师,麻烦您去一趟霓虹路,刚刚我好像不小心碰伤了一个人,记住,无论她提什么要求,一定满足,等我处理完这边的急事,会马上过去?!?/p>

“好的王总?!?/p>

医院中,焦急和愤怒几乎让叶寒失去了理智,此时的他,双目赤红,坐在长椅上,双手狠狠的插进头发里,身体,缓缓的颤抖着。

贫穷人家百事哀,母亲的手术费高的吓人,可偏偏肇事者居然是王雨诺,叶寒想不通她为什么要逃逸,难道对于一个拥有着市值百亿公司的大老板来说,这几万的医药费是一笔很大的数字吗?

浓浓的疲惫感疯狂的涌来,此时的叶寒,第一次有种浓郁的无力感。

“谁是穆灵珊的家属?”

医生走来,声音中充满了见惯了这种事的市侩。

叶寒连忙抬头起身,说:“我,是我,我是她儿子?!?/p>

医生上上下下的打量叶寒一眼,凝眉说:“你怎么做儿子的?居然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出车祸?算了,现在也不是责备你的时候,赶紧去把手术费交齐,我们马上准备手术!”

叶寒闻言一愣,脸上瞬间闪过一抹浓郁的失落,说:“医生,手术费用我一定会交齐的,您看能不能先为我母亲做手术,她年纪大了,受不住这种苦啊?!?/p>

医生淡淡的看了叶寒一眼,冷哼一声说:“早干嘛去了,现在知道心疼你母亲了?先交费后做手术这是规定,医院不是福利机构,你赶紧凑齐手术费,我不管你是去借钱也好,抢钱也罢,总之,赶紧的,你母亲的身体耽误不得,哼!”

冷哼声中,医生转身就要离开。

见状,叶寒连忙抓住医生的手臂,咬牙说:“医生,我求求你,八万块的手术费对我来说确实是一笔不小的数目,我短时间内根本没有办法凑齐,请您一定救救我母亲?!?/p>

“扑通!”

话音落,叶寒猛地跪下,双目中,满是祈求。

医生满脸的不耐烦,说:“不是我不帮你,医院每天这么多穷人,我如果碰到谁都要善心大发的话,医院早就倒闭了,废话少说,你赶紧去凑钱,我没工夫跟你在这里闲扯?!?/p>

说着,医生猛地甩开了叶寒的手臂,冷哼一声,转身直接离开。

“医生,医生!”

叶寒猛地大喊,周围的医生护士在指指点点,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几乎相同,可是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

此时,无力感越发的浓郁,叶寒狠狠的一拳锤在了地上,巨大的声音震动了整个楼道。

可就在这个时候,却见到远处飞快的跑来几个护士,直接冲进了急救室。

而刚刚的医生却是去而复返,淡淡的看了叶寒一眼,说:“你还在这愣着干嘛?还不去凑钱?手术马上就要进行了,你还等什么?”

瞬间,叶寒的脸上闪过浓郁的欣喜,连忙说:“谢谢您,谢谢您?!?/p>

“哼?!?/p>

医生冷哼一声,说:“别谢我,要谢就谢谢那边那个男人吧,现在的孩子啊,哎?!?/p>

说着,一声摇着头走进了手术室。

叶寒的目光落到了远处的西装革履的男人身上,微微凝眉起身,飞快的向着男人走去。

见叶寒走来,男人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笑容,微微昂头,说:“你就是被撞了那个女人的家属?”

叶寒一愣,即将脱口而出的感谢的话停在了喉咙中,满脸疑惑的看着男人说:“你是谁?”

“呵呵?!?/p>

男人冷笑,满脸的高傲说:“我是王总的律师,自我介绍一下,我姓陈,你可以叫我陈律师,我们现在来谈谈那个女人的问题?!?/p>

“等等?!?/p>

叶寒凝眉,看着脸上挂着一副公事公办笑容的陈律师,凝眉说:“所以,你是王雨诺的律师?”

“哦?”

陈律师脸上闪过一抹惊讶,紧接着笑笑,说:“你这种穷鬼,居然知道王总的大名?那就好办了,私了吧,说,你想要多少钱?”

“我要你妈!”

暴怒,无法遏制的暴怒,瞬间充斥在叶寒的脑海中,声音中,叶寒狠狠的一拳猛地挥向王律师。

王律师凝眉冷哼一声,随意躲过叶寒的攻击,紧接着狠狠的一脚,猛地落在叶寒的肚子上。

“砰!”

巨大的声音响起,叶寒顿时后退,狠狠的跪倒在地,浓郁的疼痛感袭来,叶寒瞬间满脸通红,眉头,也随之拧在了一起。

陈律师冷哼一声,随意的整理了一下衣服,满脸鄙视的看了叶寒一眼,微微摇头说:“小子,我虽然不知道你发什么疯,但是,我告诉你,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是你根本惹不起的,今天我来,只是代表王总来作出赔偿,如果你小子敬酒不吃,别怪我不客气!”

叶寒捂着生疼的肚子,紧咬牙关,恶狠狠的说:“滚!”

陈律师一愣,随即冷笑,说:“小子,我知道你很愤怒,你不就是想要钱吗?呵呵,你这种人我见多了,大家都是成年人,有什么话,直说就好,你到底想要多少钱?”

“我说,滚!”

叶寒的声音充斥着浓郁的愤怒,弥漫在楼道间,震得所有人为之侧目。

陈律师冷哼一声,微微摇头,转身说:“白痴?!?/p>

话音落,人慢慢的走出了楼道,刚刚出门,电话铃声突然响起,陈律师看了眼来电显示,瞬间换了一副嘴脸,赔笑接通,说:“王总,您有什么吩咐?!?/p>

对面,传来了王雨诺淡淡的声音:“陈律师,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p>

“呵?!?/p>

陈律师的脸上露出一抹嘲讽般的笑意,说:“王总,别提了,这家人纯粹就是做,想要钱吧,还不敢明目张胆的要,哎,人呐?!?/p>

沉默片刻,王雨诺的声音传来:“陈律师,我今天估计过不去了,这边的事情有点复杂,你记住,一定要把钱亲手交到他们的手上,无论怎样,今天的事情,是我做的不对,还麻烦您告诉他们,我会亲自登门道歉,就这样?!?/p>

“嘟嘟?!?/p>

电话中,传来忙音,陈律师满脸的不解,微微摇头,冷哼一声,转身再次走进了医院。

走廊中,叶寒慢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心中的愤怒已经吞噬了身体上的疼痛,王雨诺居然不出面,这让叶寒已经完全改变了对王雨诺的看法,这根本就是一个没有感情的冰山!一定要报仇!

此时,叶寒的脑海中全是王雨诺那张绝美的容颜,但是此时的他,心中却没有一丝迷恋,有的只是浓郁的愤怒,极致的愤怒!

周围的人依旧在议论,细小的声音冲进耳畔,让叶寒的心中越发的愤怒。

“都他妈的给老子闭嘴!”

猛地,叶寒张口,巨大的声音将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这什么人啊,惹不起人家就冲着咱们撒气,哎?!?/p>

“嘘,小点声,别让人家听到,万一把咱们当成了出气筒岂不是得不偿失?”

“对啊对啊,现在这个世界啊,像这种穷鬼,正是越来越难伺候了?!?/p>

各种各样的声音充斥在耳畔,几乎点燃了叶寒所有的怒火,此时的他,恨不得烧了这家医院,杀了所有势利眼。

但叶寒知道,这些,也只能是想想,他真的能这么做吗?他有这种能力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他并不具备?;ど肀叩娜说哪芰?,甚至,连母亲都守护不了,何谈改变这个已经病入膏肓的世界?

念及此,叶寒苦笑连连,可就在这个时候,身后,传来了脚步声。

叶寒猛地转身,却见到刚刚的陈律师居然去而复返,脸上还带着不耐烦的表情。

瞬间,叶寒的眉头皱的很紧,沉声说:“你还来干嘛?”

“呵呵?!?/p>

陈律师冷笑,说:“感谢我们王总吧,她可怜你们这些穷人?!?/p>

说着,陈律师随手掏出一张支票,扔到了叶寒面前的地上,说:“这是五十万的支票,算是王总的一点歉意,收着它,今天的事情,我希望你就当没有发生过?!?/p>

叶寒没有说话,只是缓缓的弯腰,慢慢的捡起了地上的支票。

陈律师的眼中露出浓郁的鄙视,淡淡的说:“说什么有骨气,还不是拜倒在金钱之下?现在的人啊,装什么装?!?/p>

慢慢的,叶寒直起了身体,眼中已经赤红一片,恶狠狠的盯着陈律师。

陈律师冷笑,微微摇头,说:“不用这么看着我,这些钱,就算是那个女人真的死了,也足够买她的命了?!?/p>

“嘶?!?/p>

突然,叶寒动了,缓缓地,每一个动作都仿佛被放慢了无数倍,动作下,纸质支票在叶寒的动作下慢慢的化成碎片。

见状,陈律师瞬间瞪大了眼睛,猛地提高声音,说:“你要干什么?”

“老子不他妈需要这些钱,也他妈不需要王雨诺的道歉,我会亲自去找她讨个说法,带着你对穷人的偏见和你所谓的歉意,给老子滚!”

说着,叶寒猛地杨手,价值五十万的支票顿时化作了一片漫天飞舞的纸片,陈律师的脸上顿时闪过一抹慌乱,猛地转身,有些仓促的说:“愚,愚不可及!”

话音落,瞬间跑出了走廊。

叶寒看着陈律师离开的方向,良久,终于冷哼一声,转身离开了。

等待是焦急的,急救中的红灯从亮起到现在已经过去了整整六个小时,心中对于王雨诺的愤怒越发的浓郁,同时,叶寒的内心也充满了焦急。

“叮?!?/p>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