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桃色医仙
都市桃色医仙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第0007章:自作孽不可活

“姐夫,你可得帮帮我啊,你不顾我的面子,你也看在我姐的面子上,可不能让我下岗了??!”

王海山可舍不得现在这份油水丰厚的职位,更何况坐在这个位置上,他有许多小护士可以潜,如果没了手里的这点权势,怕他连个街边混混都不如。

蔡安生也是紧皱起了眉头,叹了口气道:“那就得看看那小子肯不肯原谅你了!”

顿了顿,蔡安生沉思一番后,继续说道:“这样,你去陈松的病房里献献殷勤,看看能不能换来陈家父子的好感,然后再去……”

“院长,院长不好啦!”

一道急促的声音落下,护士长不顾礼貌,直接跑了进来。

“什么事大呼小叫的?”

这名护士长看了一眼一旁的王海山,目光落在了蔡安生的身上:“院长,刚才那陈老爷子要出院,现在在那申请出院手续呢,我们要不要去干涉一下?”

换做其他人,这名护士长才没有这个闲情去理会,但这陈松可是院长亲自交代过的,而且刚从急救室出来就要搬离出院,这确实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蔡安生转首瞪了一眼王海山:“还愣着干嘛,再不赶过去,你连后面挽救的机会都没有!”

“哦哦,我这就去!”

王海山急忙答应一声,领先往急诊部跑去。

当他来到急诊部门前的时候,那陈松已然在陈振国的搀扶下准备上车离开。

“几位先等等,先等等……”

王海山着急小炮上前,无奈下楼梯的时候脚下一口,直接滚到了易十三几人的跟前。

“王大主任,这不过年不过节的,你行这么大礼,不方便吧?”

易十三冷笑起来,他又怎么会猜不出这王海山葫芦里卖什么药呢?

“合适,合适,呵呵!”王海山连忙站了起来,转首朝陈松陪笑道:“陈老爷子,你身体才刚查出问题来,怎么就这么快出院了?”

陈振国闻声跨步上前:“怎么,你莫非想让我父亲长期住在你这里不成?”

“不……不是……”

王海山满头冷汗:“我不过是站在一个医生的位置上建议一下,毕竟陈老爷子才找出原因,还是要留院多多观察才是,而且我们医院可是市里最好的医院啊,我看几位就不必麻烦去到省里换其他的医院了吧?”

陈振国冷笑道:“谁跟你说我要换医院,而且我也不觉得你们这是最好的医院,一个寄生虫的问题,你们几个专家差点没把我父亲给害死,这就是你们医术的最好证明吗?”

听到这里,那不远处赶来的蔡安生也是紧皱起了眉头。

“军官同志,既然你们不换医院,那你们这是准备回去收拾一下衣物?”蔡安生疑惑地问道。

一旁的陈松沉声道:“你们也就不用废话了,老子一时半会还死不了,这医院就不住了,有小易在,我们回去家里头自己料理就行!”

听到陈松的话,王海山立即着急了起来:“陈老,你该不会还在责怪我对小易所做出的工作疏忽吧?”

“疏忽,你确定是疏忽吗?”陈振国冷声说道:“我劝你还是收起你的小把戏,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小易可都把你和那林南山所作所为都给我说了,接下来你做好心理准备,等待法律的严查吧!”

一番话落下,王海山整身子犹如被抽空了力气,直接瘫软地跌倒在地上。

“姐夫,救我……救救我……”

王海山扑身抓住蔡安生的脚,他现在不仅害怕自己工作丢了,更害怕东窗事发,迎来的是锒铛入狱。

蔡安生无奈地叹了口气,看向易十三略微尴尬:“小易啊,我知道陈老他们是为了给你出头,正所谓得饶人处且饶人,我相信这畜生也知道错了,不如就大事化小,我让你直接跳过实习阶段,当一名正式医生,你看如何?”

易十三冷笑几声:“蔡院长,之前在急诊室里看你的所作所为,我本以为你还算得上是个正直的人,没想到你也是与这家伙蛇鼠一窝,我问你,如果没有陈老他们的出面,难道你就将这件事视若无睹了?”

“但是……”

还没等蔡安生开口,易十三摆了摆手打断道:“别给我说什么大道理了,就像王大主任之前嘲笑我说的,这就是一场阅历,只不过现在角色换了换而已!”

“你说对吗?王大主任!”

王海山也不顾什么形象了,就在医院门前仓促爬到易十三跟前:“小易,易哥,你给我一次机会,你说要多少钱,我给你,求求你就饶了我这次吧!”

易十三冷哼道:“对于我这样穷苦人家的孩子来说,钱的确很重要,但我父亲从小教会我一个道理,不是我的钱不能要,如果赚这钱要舍弃尊严,要昧着良心,就算给座金山银矿,都不许点一点头!”

易十三这番话掷地有声,让那陈老父子也都情不自禁地点了点头,甚至连那陈雪也都抬起头来,高看易十三一眼。

“聋了没听见吗?赶紧滚蛋!”

陈振国上前朝着王海山一踹,怒喝一声后,也不管身后的叫唤,搀扶着陈老就往车子走去。

王海山几次想上前,却被眼前的警卫给拦了下来。

无助之下,他最终唯有转首看向蔡安生:“姐夫,我……我现在怎么办?王家可就我一个儿子啊,我不想坐牢,你快想想办法吧!”

蔡安生恼怒地踹开这家伙,如果不是这家伙惹出这么大的麻烦来,那他也不用卑微地做人,更不会得罪这么一尊大神,而且连尊严都丢在地上任人浅踏。

恼怒虽然恼怒,但想起自己家里的母老虎,他最终不得不叹气一声:“畜生,这次你可算是捅破了天了,你这份工作一定是保不住了,我就试试看,能不能让你免去那牢狱之灾吧!”

蔡安生想了想,工作没了,可自己还有可观的一笔存款,只要不坐牢,那日子还不是依然潇洒?

当即跟小鸡啄米似得点头,然后悄悄跑到一边,怕是给那林南山打电话去了!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