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不忘
念念不忘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第十六章 晚宴

周一上班的时候便看到C市大大小小的报纸新闻争相报道丰华的当家人由两位变成了六位,丰华的实力大大提升,丰华开新闻发布会公开宣布了这个消息,再联系前几日“京城贵公子”的报道,一时间丰华及六位当家人的风头很劲,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关注。当然连带着那个合作案也被提上了日程。

周一例会上,董事会特别交代秦舞阳集中全力争取中标。秦舞阳也当着公司领导的面信誓旦旦,表决了决心。

开完会秦舞阳就沉默了,她也只能尽力而为。

“秦总,这是丰华的邀请函,今早送过来的?!?/p>

丰华在这个时候举行晚宴不外乎是为了庆祝丰华规模的扩大,顺便和业内人士交流感情。时间定在三天后,地点在丰华旗下最豪华的一家酒店,秦舞阳并不想去,可是却不得不去。

晚宴的那天狂风怒号,乌云密布,气温突然降到了零下,秦舞阳一大早就接到电话,C市郊区的一家店面销售的车子出了问题,用户很恼火,销售经理和服务经理轮番上阵都没有解决,最后报到秦舞阳这里。现在是腾达竞标的关键时期,任何负面信息都会带来惊涛骇浪,秦舞阳不敢耽误,交代了一下工作就带着梁助理赶往现场。

到了现场,秦舞阳大致了解了一下情况,站在寒风里又是道歉,又是赔笑脸,还保证把车子修好,最后还附加了几次保养,终于让用户满意的离开。

用户离开后,秦舞阳把销售经理和服务经理叫到会议室。

“黄经理,赵经理,你们不是新人了,这种事情该怎么办还用得着我教你们吗?还把事情闹得这么大,记者都来了,你们还想不想干了?”

两个男人擦了擦头上的冷汗,连忙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后,秦舞阳的脸色稍微缓了缓。

“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今天记者采访到的内容我不想在报纸上看见,如果让我看见,你们知道应该怎么做的?!?/p>

“是是是,我们这就去处理,肯定不会见报的?!?/p>

等秦舞阳在回C市的路上的时候已经下午两点多了,还没来得及吃午饭,还得赶回公司参加一个会议。到了公司楼下,她让助理和司机去吃饭,自己回办公室吃了两块饼干,喝了点水,就拿上材料去开会。

会议照旧是复杂冗长,秦舞阳的胃隐隐作痛,她想到今天晚上的晚宴还有那么多杯酒等着自己,她就头疼。都怪自己最近饮食不规律,早知道有今天,她肯定好好吃饭。

会议终于结束,离晚宴的时间也不长了,她让司机送她回家换衣服,化妆,一刻都不敢耽误,到达酒店的时候时间刚刚好。

她今天穿了一件紫色抹胸长裙,一个同色的蝴蝶结坠在腰间,长裙如流水般紧贴在她身上,将她的曼妙身姿展现的淋漓尽致,礼服表面散发出诱人的光泽。脸上画着淡淡的妆,淡雅脱俗,风情万种,酒红色的及腰卷发松松的挽着,垂下几缕落在□在外的肩膀上,更显得妩媚动人。抹胸的设计露出了雪白的脖颈和臂膀,更显得冰肌玉骨,脖子上带了条钻石项链,闪射出耀眼的光芒。在宴会厅明亮的灯光下,礼服的光泽与钻石的光芒交相辉映,将她衬托的顾盼生辉,撩人心怀。

她刚到没多久,就看到丰华六少到了,一个个衣冠楚楚气宇轩昂风度翩翩,瞬间吸引了全场的目光,怪不得媒体说:“丰华”应该改为“风华”,取风华绝代的意思。

顾墨涵一天穿了一件粉红色的衬衣,在灯光的勾勒下显得长身玉立,妖气横生。

秦舞阳在心里骂了一句妖孽便转过头去,刚一转头就看到了穿着黑色礼服的赵汐羽,显得神秘冷艳。她对着秦舞阳举杯一笑,秦舞阳举杯致意,却并没有喝。

伴随着六个人在台上依次说了几句话和众人雷鸣般的掌声以及闪个不停的闪光灯,晚宴正式开始,后来又换了市里的领导在上面讲话无非是一些欢迎丰华来C市发展带动发展的客套话。秦舞阳暗暗撇撇嘴,一群无聊的人,真是朝中有人好办事啊,政府的人都出动了。

丰华涉及的行业比较多,请的人也是各个行业的,秦舞阳扫了一圈,她认识的人不多也不少。

顾墨涵站在台上看着秦舞阳,她虽然表面热烈的鼓掌,他却觉得她的心里一定嗤之以鼻,就像以前大学里边满怀崇敬的看着老教授讲课,边在下面嘟囔老教授的迂腐。想到这里,他本来礼貌的微笑变成了发自肺腑的笑,一时间闪光灯又是闪个不停。

秦舞阳转了一圈,和几个相熟的人聊了会天,喝了几杯酒后,就觉得她的胃疼得更厉害了。她退到角落里,看着顾墨涵被一群人簇拥着,面带微笑,时而开口,时而倾听,永远一副淡定从容的摸样,想也知道谈话内容有多么的无聊,顾墨涵还能保持这么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真是不容易,她从心底同情他。

秦舞阳冷眼看着恭维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投怀送抱的各色美女换了一拨又一拨,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就走上前去,她来的主要目的是结识丰华的当家人。以后在一个城市抬头不见低头见,需要他们的地方还有很多,虽然她不想见顾墨涵,但是腾达不是她的。

她还没开口,石磊就求饶:“哎,舞阳,你说话可以,但是千万别整那一套啊,今天晚上我都笑僵了?!逼渌奈甯鋈艘桓毙挠衅萜莞型硎艿哪Q?。

石磊指着秦舞阳对何文轩他们说:“这是秦舞阳,我和涵子的校友,认识很多年了?!比缓蟊扯宰徘匚柩粲每谛投运撬担骸澳歉鍪厣砣缬??!?/p>

众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仔细打量起秦舞阳。

石磊轻咳一声,又给秦舞阳挨个介绍:“莫骋野,李清远,何文轩,尹东循,都是我和顾墨涵的发小,以后大家都是一家人!”

秦舞阳挨个握手并没有注意到石磊所用的措辞“一家人”,而顾墨涵的脸色有点儿难看。

秦舞阳近距离看了他们,他们六个人长得都不错,莫骋野霸气,李清远清秀,何文轩斯文,尹东循沉稳,石磊阳光,顾墨涵帅气。秦舞阳心里清楚,这都是表象,他们这群人都是招蜂引蝶的好手,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李清远拿了杯酒和秦舞阳碰了一下:“今天能认识秦小姐真是荣幸,这杯我干了,您随意?!?/p>

秦舞阳当然不能随意,她一仰头也干了。

“吆喝,今天换台词了啊,以往你不都是说,我随意您干了吗?”何文轩出来拆台。

“何文轩,你故意的是吧?你还能再毒舌点儿吗?”李清远白了他一眼。

“我这是在陈述事实啊,这不都是你曾经干过的吗?”何文轩肆无忌惮。

“你……”

“我……怎么样?”

秦舞阳看了会儿他俩你来我往的互相拆台,转头对其他几个人说:“各位忙吧,我先失陪了?!蔽⑿ψ抛砝肟?。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