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孕成婚,墨少深深爱
一孕成婚,墨少深深爱
二维码客户端下载 立即下载

第29章 亲自伺候

上车后,墨少庭拉下车的挡板,问道:“刚才感觉怎么样?”

咳咳,苏芊夏羞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哪有这样的人,刚吻完就当面采访感觉怎么样的。

苏芊夏在这里坐立不宁,心潮翻滚,面颊发烫。

而墨少庭却在身旁看着她,面色平静,一本正经,看样子是等着她回答。

苏芊夏突然反应过来,他问的是刚才出气的感觉,而不是接吻的感觉。

太糗了!但愿他没发现自己刚才的心理活动。

没发现才怪,他唇角噙着的那一抹隐忍不耐的笑意,已经说明了一切。

苏芊夏的脸更红了,自己的龌龊心思被她看穿,并且遭到了嘲笑。

为了掩饰尴尬,她连忙说:“那个……谢谢你?!?/p>

“不必谢,这是我应尽的义务,在协议期间,我们是恩爱夫妻?!蹦偻サ乃?。

苏芊夏再一次感觉到自己是在自作多情,刚才的心绪刷地冷下来,问道:“他们会被判刑吗?”

墨少庭抿抿嘴唇,反问她:“你还惦记着他?”

苏芊夏连忙摇头否认,“不管怎么说,苏雨纯也是我的表姐?!?/p>

墨少庭的脸瞬间黑了下来,这女人是被人欺负到习惯了吗?

现在她的身份是墨家少奶奶,这要是换了别的女人,说不定早就去别人面前威风去了,哪里还轮到他亲自出手?

偏偏这个女人根本对这一点没有任何感觉,好像自己嫁了个普通人一样,这是对他赤裸裸的忽视啊。

况且,他墨少庭的女人哪有被人当街羞辱的道理?她即便是不考虑自己,也应该顾及一下他的面子吧?

可是,这个女人脑子里装的全是浆糊,根本讲不清道理。

那个苏雨纯根本没有拿她当妹妹看待,她又何必动恻隐之心呢?

想到这里,墨少庭冷冷道:“别忘了,你肚子里怀的是墨家接班人,你生气他也跟着不高兴,所以是绝对不会轻饶的,无论是谁?!?/p>

说完之后,他把脸转向车窗外不再理她。

原来他为她出气,也是为了孩子。

苏雨纯和许绍辉惹了她当然无所谓,但是他们动了不该动的人,也就是她肚子里的孩子,即便她本人求情也是没有用的。

苏芊夏用右手掐了丙下自己的左手,提示自己时刻保持清醒,在墨少庭的眼里,她只是一个承载墨家下一代的工具而已。

她没有悲伤的权利,因为墨少庭的孩子要绝对的健康,所以保持心情舒畅是她的义务,她必须照做。

到了家里之后,晚餐已经备好。

苏芊夏看着满桌子的日本料理,心里还是发怵,这是她平时不喜欢吃的。

可是现在,她怕是没有权力说不,作为墨家下一代的母体,她不可以挑食。

她夹起一片三文鱼,勉强放在嘴里,试图咽下去,可是那味道却令她作呕,她想把这种感觉压下去,可最后还是失败了。

苏芊夏捂着嘴跑到了洗手间,对着坐便一阵干呕。

过了一会儿,苏芊夏觉得恶心的劲儿差不多过了,接过来身后的人递过来的毛巾,擦了擦脸。

紧接着,又有人递上一杯清水,苏芊夏漱了口,准备给坐便冲水。

可是两只手却被毛巾和杯子占用着,于是她打算把杯子递到佣人的手里。

可当她站起来,转过头才发现,站在自己身后的竟然是墨少庭!

这么说刚才的毛巾和杯子,都是他递给她的。

他居然亲自伺候她,这让苏芊夏万分惊讶。

墨少庭无论走到哪里,身边都有一群在伺候,他什么时候伺候过别人?

身后站着的几个佣人,也差点被惊掉了下巴。

少爷不但不嫌弃少奶奶在呕吐,还亲自给她水和毛巾,并且耐心的等她呕完。

简直逆天了!

这还是原来那个眼里见不得一点脏东西的少爷吗?

墨少庭轻轻一挥手,马上有人过来接过苏芊夏手里的东西,苏芊夏战战兢兢的被他牵着,来到了沙发上坐下来。

“不喜欢吃日本料理?”墨少庭又体贴地在她身后放了一个软垫。

苏芊夏受宠若惊,手放在还有些痉挛的胃部,“嗯,有些适应不了那个味道?!?/p>

墨少庭立即说道:“以后取消日本料理,全部按少奶奶的口味做餐?!?/p>

吴妈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今后日本料理取消了,谁不知道那是少爷的最爱???

就因为少奶奶说不适应那个味道,就华丽丽地退出历史舞台了?

看来少奶奶还真不是一般地厉害。

一会儿的功夫,厨房就做好了中餐,墨少庭和苏芊夏重新入席。

这次,专门有人拿着小本,记录苏芊夏哪道菜吃了几口。

她吃得比较多的,作为保留菜品,吃得很少或者一口不动的,也记录下来,以后少做,甚至不做。

如果这样坚持一段时间,他们就摸清少奶奶的口味了,以后全部做她喜欢吃的菜。

苏芊夏觉得这样好夸张,于是说道:“不用这样麻烦,其实我不怎么挑食,只是对个别味道不太喜欢,另外,怀孕期间也不好偏食的?!?/p>

她是想向墨少庭摆明态度,她会以孩子为重。

吴妈笑着说:“少奶奶不必担心,我们会注意营养搭配的,即便是一种菜,做法不同,也会影响您的口味,我们也会详细记录的?!?/p>

也就是说,同样是鱼,有清蒸,有红烧,有家焖,他们会尽量选择苏芊夏最喜欢的品味烹制。

这种夸张到极致的做法,简直让苏芊夏透不过气来,搞得她都不敢伸筷子了,她生怕佣人们嫌她太矫情,给他们添麻烦。

自己现在怀孕本身口味就有些敏感,如果单纯照顾她,那墨少庭的用餐质量岂不是要下降了?

她正想说不必这样,但墨少庭却先她一步开了口,“很好,就这么做?!?/p>

苏芊夏怔怔地,愣是把话咽了回去。

这时,墨少庭夹起自己面前的一颗鲜嫩的青菜,放进了她的碗里,试探地问:“喜欢吃这个吗?”

“嗯?!彼哲废某韵铝四强徘嗖?,又吃了一口米饭,抬头对墨少庭说,“好吃?!?/p>

不过,她却发现墨少庭的表情好像有些冰冰的,这是生气了?自己又哪里做错了?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